明洧妁≮

【多cp】清晨的正确打开方式

。快半年没码字,惊觉写不出东西了……
。趁着过年憋了个小段子,祝太太们、小姐姐们、小伙伴们新春快乐,狗年大吉!
。出场顺序:凌李甜齁组,谭赵撩人组,楼诚老祖宗组
。凯凯的春晚秀真的啊啊啊啊啊啊(暴击),沉迷凯色无法自拔///    ///
。至于宋运黑的造型emmmmmm丑帅丑帅的,希望他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一切安好
。这是一个伴着东哥的《一想到你呀》诞生的段子> <,但我发现听着歌完全写不成段子,太好听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嗨
。踏上漫漫复健路……
。本来要初五发的……拖到十一是我的锅
――
00
啦啦啦啦啦啦许下你的心愿
丢一枚钱币等月儿圆

01
  早早洗漱完的李熏然今天难得没刷手机,喝了杯热水就乖乖的躺进被窝里。
  在客厅处理工作的凌远看了眼墙上的钟,才九点半。这么早睡觉不是李熏然的风格啊,边想着边就放了电脑在一边往卧室走。
    “怎么了然然,不舒服?”凌远俯下身就要摸那人的额头。
    “啊?没有啊。”李熏然睁开眼,一脸懵。
    “那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了?”
    “队里的案子还差一点才收尾,我想明天早点去,早解决早收工,完事儿了下午咱俩一起办年货,给爸妈添置点过年的东西。”李熏然说着,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掀开被子踩上拖鞋就往出跑。
    “哎!熏然?”这次换凌大院长一脸懵了,“你干嘛去啊?”
   没几秒,李熏然回来了,手里拿这个东西在鼓捣,凌远一瞧,是个闹钟。
  李熏然把时间设置好,却把闹钟放在了卧室外面的餐桌上。
  凌远看着李熏然这一连串动作是越来越懵圈:“然然,怎么把闹钟放外面啊?”
  李熏然蹬掉拖鞋钻回被窝里:“放在床头我明天一手就给拍关了,根本起不来,放外面我就得下床去关。”
  凌远失笑,大掌揉了揉李熏然的头毛:“哪里用得着这样?我叫你起床不就好了?”
   “不不不,你明天好不容易休息,多睡会儿,别管我。”闻言李熏然急忙按住了凌远的手。
  “好吧好吧,由你,我这儿还有一会,你先睡吧,晚安。”
  “嗯,老凌,晚安。”李熏然抱着那人的脑袋二话不说盖了个戳。
  凌远起身,默默退出卧室,顺带调暗了卧室的灯光。

02
  第二天。
  “叮呤呤叮呤呤叮呤呤……”早晨六点半,闹钟同志很负责的踩点执行叫起任务。
  凌远皱了皱眉头,醒了,他一向觉浅。
  而昨天信誓旦旦要早起的李警官在爱人的怀里翻了个身,哼哼唧唧的就是醒不了,在凌远胸口蹭来蹭去。
  “叮呤呤叮呤呤叮呤呤……”闹钟同志坚持不懈,凌远在关掉闹钟与叫醒李熏然两个选项上煎熬纠结。
  “啊啊啊啊啊老凌!”李熏然终于成功被吵醒,两手捂着耳朵在床上打滚,试图阻挡刺耳的铃声。
  凌远无奈的看着露在被子外面的一团软毛,翻身下床,按灭了做妖的闹钟。
  “唔……”被这么一闹,李熏然也算醒了大半,窝在被窝里发起床气。
  凌远回到卧室,也不说话,就坐在床边静静看着李熏然。
  似是受到感应,李熏然慢慢的睁开了迷蒙的睡眼:“几点了?”
  “六点四十。”凌远笑笑,“还要继续睡下去吗李警官?”
  “嗯……”李熏然伸出手挠挠头,脸上有点挂不住,“对不起啊老凌,还是把你吵醒了……”
  凌远俯下身,在自家小狮子的唇上印下一个早安吻:“好啦,快去洗漱吧,我去给你煎蛋吃,吃完再上班。”
  “嘿嘿,好。”

03
  俗话说,每一个成功的老板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血泪奋斗史,谭大鳄也不例外。
  已经腊月二十九了,谭总依旧在忙一个很重要的案子,并为此加班加点。
  没有夜班的小赵医生来晟煊陪着自家总裁挣钱,总裁大人在电脑前兢兢业业,自个儿就窝在小沙发上静静看书。
  天色越来越深,霓虹灯渐渐亮起,夜晚来临了。
  当谭总的大头再次从电脑前抬起时,已经将近十一点了。
  “平平。”谭宗明唤了一声。
  “嗯?”赵启平从书中抬头,“搞完了?那休息吧。”
  谭宗明起身走到赵启平身边坐下,一把搂住:“看什么呢这么认真?”
  “喏。”赵启平把摊在自己腿上的书送到谭宗明眼前,一脸贼笑。
  谭宗明看着眼前这本黄暴漫画眼皮抖了几抖,扭头就看到自家小妖精一脸狡黠。
  “敢情赵医生又在精神腐蚀啊~”谭宗明的表情有些复杂。
  “怎么,不可以吗?”赵启平一双鹿眼亮亮的,好像撒了一把星星在里面。
  “皮痒了是吧?”
  “怎么?你在那儿搞工作,还不许我精神享受一下?”赵启平挑眉,有点不服气道。
  “那好,赵启平先生,我的工作搞完了,现在该搞你了。”谭宗明一字一句道,话一落便吻上了爱人的唇。
  “唔!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……嗯……”

04
  天渐渐亮了,爱岗敬业的赵副主任的手机闹钟响了,该上班了。
  谭宗明轻轻拍了拍身边人的脸:“平平,醒一醒,该上班了吧?”
  赵启平缓缓睁开眼,扭了扭身拒绝起床,还顺带撇了撇嘴。
  谭宗明心领神会,坐起来将赵启平翻了个面儿,开始按摩起他的腰。
  赵启平舒服地出了口气:“算你丫的有良心,大过年的,朕就不与你计较了。”
  “嗻,小的以后一定下手轻点儿。”谭宗明坏笑道,手上的力道没减。
  “好了好了,跪安吧,朕去上朝了。”赵启平拍掉了腰上的手,翻身下床去卫生间洗漱。
  谭宗明看着爱人穿着睡衣的清瘦背影,眼神中满是宠溺。
  “我x!谭宗明!”洗手间突然传出赵启平的怒号,谭宗明赶忙走过去:“怎么了宝宝?”
  “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!”赵启平指着自己的脖子冲谭宗明吼,锁骨的上方明明显显的一颗草莓。
  “呃……”谭宗明自觉把头扭到一边。
  “呼……气死朕了……”赵启平扭过头继续洗脸,决定不理那只爱咬人的大鳄。
  “平平,别生气嘛……”
  “闭嘴!”

05
  大年三十的早晨,明家长姐明镜起的格外早。
  “阿香啊,今天年夜饭的菜你买好了没有啊?记得去买一点那个大虾啊,明台最爱吃那个啦,还有……”
  “哎呦明台啊,这都几点啦怎么还在床上赖着,快点儿起来跟你大哥一起把春联给换上呐,大门跟楼门都要的呀……”
  “还有阿诚啊――”
  “大姐,早。”明诚洗漱完开门出来,迎面碰上明镜,“除夕快乐。”
  “阿诚啊,干果、烟花、还有大年初一出门访亲戚要提的东西,你记得一会儿早点出门买回来,还有,你明堂哥家里今年新添了个小孩子,记得专门买点小孩子用得上的东西呀。”明镜把阿诚的手拉过来,边拍着手背边嘱咐道。
  “哎,知道了。”明诚应着。
  “嗯,你办事呀我放心。”
  “大姐,阿诚哥,早上好啊――”明台边伸懒腰边从房里走出来,见明镜和明诚在走廊里说话,随口打了招呼。
  “哎呀明台呀,你可算起来了,赶紧去洗漱啊愣着干什么!”明镜转过身,看明台一脸懒懒散散的样子,不由地催促道:“多学学你阿诚哥,你看看你,一点儿都指望不上。”
  “哎哎哎,好好好,我这就去洗漱还不成吗?洗漱完跟大哥贴春联去,行吧?”明小少爷一通乱点头,晃晃悠悠地飘去了卫生间。
 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明镜望着明台的背影嗔道,“哎?你大哥呢?”用手肘怼了怼一旁的明诚。
  “啊?哦,我去叫。”明诚愣了一下,随即“蹬蹬蹬”下了楼。
  “唉,真是不省心。”明镜摇了摇头,叹道。

06
  “大哥。”明诚推开明楼的房门径直往卧室走,“大姐让我叫你起床。”
  “阿诚啊,快来帮我看看这两条戴哪条更好看?”明楼举着两条领带正在全身镜前比划,一条宝蓝色斑点的,一条酒红色条纹的。
  “哎?你起了啊?我还以为你没醒呢。”明诚见已经收拾整齐的明楼,有些讶异。
  “大姐大清早的用那么大嗓门儿叫起,我要还醒不来岂不是聋子了?”明楼玩笑道,将两条领带放到明诚手上。
  “嗯,红色这一条更好看些。”明诚认真在镜前比划着,“大年三十,酒红色这条更喜庆,显得人精神。”
  “好,就听你的。”明楼从明诚手里拿过宝蓝色的那条放在桌上,明诚把红色这条给明楼系好。
  “嗯,好了。”明诚给明楼整了整衣领,满意道,“去吃早饭吧。”
  “哎等等。”明楼拉住明诚顺势将人带进怀里,一低头便覆上了爱人的唇。
  “确实你不挑,我也会选那条红色的。”一吻终了,明楼贴着明诚的嘴唇,气声道。
  “为什么?”
  “因为和你的是同款。”明楼盯着明诚宝蓝色条纹的领带,意味深长地笑。

07
  “老凌,新年快乐。”(我想吃糖醋排骨)
  “然然,你也是,新的一年要快乐。”(好,回家给你做)
  “大鳄宝宝,恭喜发财~”
  “启平宝宝,狗年吉祥~”
  “大哥,新年快乐。”
  “阿诚,新年快乐。”

08
一想到你呀 就让我快乐
就好比蜻蜓呀看见绿草的油亮
像妈妈 轻柔的歌唱
一想到你呀
情不自禁的笑
天上的云 地上的野花
古老的活力都等着一触而爆发
像爸爸 终年的奔忙
一想到你呀
人间似天堂
――
。其实那个把闹钟放在外面自虐的人是我……
。谭赵是我的心头好啊心头好
。你以为到这儿就结束了吗?
。nonono~
――
【小剧场】
(大年初三,谭赵凌李四人在院座家聚餐,赵平平与李然然为了一盘玉米猪肉馅儿的饺子而陷入战斗……)
最顾家的三好男人凌院:然然,别跟赵启平一般见识,不就是饺子嘛,明儿我再给你包一盘~
最有钱的霸道总裁谭总:平平,甭理他,明儿我带你去吃上海最贵的饺子。
(你咋不把汪仔码头的生产线买一条呢???)
路人:或许这就是大佬吧.gif
――
吉年大狗,恭喜发财~
――
喜欢我你就推荐我
有话说你就评论我
都不干你就点个赞
嘿嘿爱您

评论(8)
热度(77)

湖畔家园小楼倚,明月清风与诚依。

© 明洧妁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