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洧妁≮

湖畔家园小楼倚,明月清风与诚依。

【谭赵】岁月.壹

/首先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啊~
/真的不好意思再发辣么短的文,所以我来更了,这次没有乌龙,绝对没有
/感情线走的极慢,想吃糖的猴急小可爱们不要往下看了
/ 特别窗口
@蓝子 :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而且我貌似也没时间好好安慰你,不过老谭不是说了吗,“追求快乐是人的天性”,不要压抑自己,谭大哥的糖葫芦分你一串啊~
@无边升平 :马上就要考试了啊啊啊啊,姐姐不要紧张,我们一起加油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/应该是个不短也不长的故事
/从平平的童年说起,两人相差4岁
/忙中考,更频极慢,慎入
/不会弃的各位放心吧
/虚心学习请太太们多指教
/好吧废话有点长了――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序.
谭宗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安全感,让人不自觉得想靠近、依赖。

赵启平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察觉了。

01.你与宁城的霞,是专属我的儿时童话。

一月的宁城有清冽的冷,风很大,却吹不入骨。每到傍晚,天边晕染起泼墨般的红霞,便多了些温柔。

赵启平背着书包出校门,看到了谭宗明,以及他手上的糖葫芦。

“谭大哥。”赵启平唤了一声,理所当然地接过糖葫芦,咬了一颗。

“今天你爸妈有事儿,去我家吃饭,晚些他们来接你。”谭宗明拍拍身旁人的肩膀,并排向前走。

“哦。” 晶亮的糖水滴到白色校服上,凝成嫣红的糖渍,像宁城的晚霞。

02.五个灵魂,同一家人。

目的地是宁城大学的家属楼。

谭宗明的父母很早下海经商了,留他在这里读书,和他爷爷一起。谭爷爷是宁城大学的老校长,生活简朴,学识渊博,退休后除了照顾高二的孙子,也与其他老头儿一样,养点儿花草儿,溜溜鸟儿,听听戏,有时也会闲逛到宁城大学看他的学生。一爷一孙的生活,没有太多的喧嚣,过的倒也悠然恬淡。

赵启平的父母是谭爷爷的关门弟子,两人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学校,从同学到同事,后来结了婚,住在了老师的对门。

后来赵启平出生,比谭宗明小四岁。赵启平经常找谭大哥玩,谭爷爷待赵启平如亲生,赵父时常陪着谭老下棋,有时过节,赵母会张罗一大桌子美味,请爷孙俩一起品尝。

渐渐地,五个人,过成了一家子。

因为人世间最诚挚的情感。


03.烟火气与身边的你。

“启平下学了啊。”谭老在阳台的摇椅上半躺着,手里捧着本书,鼻子上的那副老花镜依旧是那样,被晚霞染成了红色。

“谭爷爷。”赵启平笑嘻嘻应了,把书包放在一旁的桌子上。

“去洗手,马上开饭!”谭老把书搁在一边,起身往厨房走,嘴上的笑怎么也合不拢。

“得嘞!我闻到排骨味儿啦!”

“就你嘴馋。”谭老弹了下赵启平的脑袋瓜儿,被随之而来的一连串哀嚎逗的眼睛都眯起,俨然一个老顽童。

谭宗明站在一旁只是笑,看着老小孩与小小孩的互动。

家里突然就因这三言两语而热闹起来。

谭老喜欢赵启平,是打心眼儿的喜欢,这孩子鬼点儿多但不捉弄人,小小年纪就懂得人情世故却又不刻意伪装,活的干净通透。

相较而言,谭宗明就活的累些,自打三年前父母走后,这孩子一夜之间老成了许多,像个小大人,有委屈也是自己憋着,不爱跟人说。与其说是自己退休照顾孙子,还不如说是爷孙俩相互帮衬着过日子。

鲜嫩的炖排骨一揭盖儿便满屋飘香,谭老抹了把手坐在桌边儿, 给两人一人夹了一块儿:“上了一天学累了吧,多吃点,看你们都惦记半天了。”

客厅的老摆钟沉闷而稳重的敲了七下,外面的天渐渐暗了。

一天就要结束,忙碌的人们又回到了家,寻求片刻静谧。

谭宗明看着身边风卷残云都赵启平鱼两鬓苍苍的谭老爷子,如是的想。

他的家人。

袅袅热气从锅口升腾,是动人的烟火气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/个人认为可以把钟主任代入谭爷爷~都是很可爱很慈祥的老爷爷啊~
/看到下面的红心小蓝手了嘛~要不要祝明可爱节日快乐呢~

评论(4)
热度(26)

© 明洧妁≮ | Powered by LOFTER